yabosports官网

2023年消费改善可期 钢材宽幅波动为主

友发集团——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连续17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    丨    2023.01.06    丨    7011

2023年需求仍是主导钢材价格走势的主逻辑。鉴于宏观政策重心已经转向扩内需、稳增长,2023年钢材需求或边际改善,供应会有小幅回落,但仍处于高位,全年来看价格将呈现宽幅振荡走势。

组合拳持续发力,需求向好预期增强

2023年宏观政策重心转向扩内需、稳增长,钢材消费边际上将有所改善。具体到行业的话,地产仍处调整阶段,但前端的销售和后端的竣工情况可能有所好转;基建投资作为稳增长的主要抓手,将继续维持中高速增长趋势;制造业将呈现内升外降格局,预计总体会维持相对平稳的态势。

2022年11月下旬,央行、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做好当前金融支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内容包括6大部分、16条,重点解决地产企业的融资问题,这标志着地产政策调整的重心开始从需求端转向供应端。2022年12月月中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住房改善排在支持的三大消费领域第一位,并强调了保交楼、保民生、保稳定以及有效防范化解头部房企风险等。随后,中央财办在接受新华社采访的时候提到,要充分认识地产行业的重要性,消费潜力要予以充分释放。可以预见的是,2023年地产行业政策从供需两端进一步放松应该是可以期待的,二季度后半期或者下半年,应该可以看到地产行业的修复性反弹。因此,预计2023年地产用钢需求降幅可能收窄至4%—5%。

2022年,基建投资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在专项债发行前置以及其他政策工具的支持下,6月份之后基建投资的月均增速在13.65%。2023年基建投资我们认为可能继续维持中高速增长,但相比2022年增速可能有所放缓。一方面,在经济承压的背景下,稳增长诉求依然较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保持必要的财政支出强度,所以预计2023年财政赤字率会小幅提升,专项债可能保持一定规模。另一方面,2022年的存量项目会在2023年上半年继续形成实物工作量。根据统计,全国5大建筑企业新签订单同比增速在2022年前三季度基本都维持在20%。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地产行业持续低迷,这会导致2023年的土地出让收入继续延续下行趋势,进而压制基建投资的增长空间。综合两方面因素考虑,2023年基建投资增幅在7%—8%之间,带动钢材需求约5%的增长。

2022年国内制造业投资虽然缓慢下行,但还是维持了一定的韧性,这主要得益于2021年以来工业企业利润的高速增长以及出口韧性的支撑。但进入2023年之后,以上支撑制造业投资的两大因素在逐渐弱化,一方面,工业企业利润增速自3月以来开始放缓,7月之后转入负增长。另一方面,在海外经济衰退背景下,国内出口大概率下行,2022年10—11月国内出口已经连续两个月负增长。不过,2023年制造业还是存在一些利多因素的,其中*主要的是政策层面的支撑,这一点通过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速的回升以及央行设备改造专项贷款的设立可以得到验证。另外,根据历史上几轮库存周期推算,2023年国内制造业可能开启新一轮库存周期。因此,预计2023年制造业投资增速可能在4%—5%之间,带动钢材需求增长2%—3%。

根据上述综合分析和测算,预计2023年整体钢材消费相比2022年略有增长,增幅在0.15%左右。

总量控制原则延续,供应或继续收缩

对于2023年的钢材供应,我们从资本开支、政策以及产能结构等几个角度进行分析,在低利润、低需求的影响下,钢铁行业资本投入开始放缓,从而改变了疫情之后钢铁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一直高于制造业投资增速的格局。2022年1—11月钢铁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了1.6%,而同期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了9.3%。钢铁行业的产能投放周期一般在2年左右,2018年到2020年钢铁行业固定资产投资的高速增长,刚好对应2020年至2022年国内粗钢产能和产量的高位。从这一点来看,2023年钢材供给的增长空间是有限的。

政策方面,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中钢协表示,产能治理、兼并重组是下一步行业稳定局面、跨越周期的两大关键举措。实际上,自2021年公布新的《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之后,钢铁产能的减量置换一直在稳步推进。根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前10个月发布的产能置换方案中,涉及新建炼铁产能5041.92万吨,炼钢产能3584.16万吨;涉及淘汰炼铁产能5059.94万吨,炼钢产能5113.86万吨。其中2023年投产的炼铁产能960.6万吨,炼钢产能1096.83万吨;淘汰的炼铁产能1407.8万吨,炼钢产能1447.9万吨。兼并重组方面,根据统计,2022年共有9家钢铁企业公布了兼并重组计划,其中大部分集中于下半年。至于产量的压减,2022年主要是依靠钢厂亏损幅度扩大之后的自发减产,政策性限产力度相比2021有所减弱。鉴于2022年粗钢产量基数较低,且在稳增长政策的作用下,2023年钢材需求边际上会有所好转,而钢材供应的弹性是明显大于需求的,所以2023年政策对于产能、产量的调节,包括兼并重组的力度相比2022年均会有所加大。

产能结构方面,近两年电炉钢的发展是面临一些制约因素的。一方面,近两年因为疫情因素,废钢的生产、运输受到一定影响,供应整体呈现偏紧格局。另一方面,废钢供应偏紧的格局,加上2021年以来能源以及电价的高企,导致电炉钢的成本持续高于高炉,那么一旦需求收缩,电炉钢企业一般会率先陷入亏损。这也导致了电炉钢的开工率难以出现大幅提升。2022年11月开始,疫情防控措施逐步优化,物流运输的缓解和废钢生产也在逐步恢复,故预计2023年电炉钢的占比有望回升至2018年至2021年的平均水平,在9%—10%,相比2022年提升1—1.5个百分点。

综合本部分分析,通过固定资产投资法自上而下预测和枚举法自下而上预测的结果显示,2023年粗钢产量可能在10.13亿吨左右,相比2022年下降1000万吨或0.96%。结构上,2023年粗钢产量的下降将主要由高炉端贡献。

短期关注补库驱动,成本支撑仍坚实

2022年7月份之后,钢材需求持续走弱,钢厂对原料采取了主动去库策略,钢厂原料库存都处在历史低位水平。随着11月之后钢材需求预期好转,叠加补库预期,原料价格涨幅明显偏大。

图为四大矿山产量走势变化

钢厂的这种复产和补库预期,我们认为可能持续至二季度。一方面,目前尽管钢厂利润处于低位,但高炉日均铁水产量一直在220万吨附近徘徊,并未出现明显下降,且每年一季度钢材供应量相比前一年四季度都会出现不同程度回升。另一方面,钢厂仍在补库之中,全国247家钢厂铁矿石库存自2022年11月中旬开始连续6周回升,累计回升幅度437.15万吨,钢厂焦炭库存也连续4周回升,累计回升25.84万吨。

中期来看,2023年国内外钢材供给都会有所回落,相应地,炉料需求下降的趋势还会延续。国内方面,若我们按照前文钢材供应部分预测的粗钢产量下降1000万吨,整体废钢应用比例相比2022年再提高1个百分点,则2023年生铁产量将达到8.42亿吨,同比下降2.5%或2148万吨。海外方面,目前制约铁水产量释放的因素依然存在,2022年9月开始,安赛乐米塔尔欧洲地区的钢厂陆续有关停、检修消息报出,预计2023年除中国之外的其他地区铁水产量可能还要下降5%左右,至3.96亿吨。

供应端,力拓、BHP、FMG、淡水河谷、英美资源等海外矿山相继公布了2023年铁矿石产量目标,基本没有增量。尽管我们按照主流矿山项目投产进程推算,2023年还有大概2000万吨左右的增量,但基本集中于下半年投产。

长期来看,非主流矿供应和普氏指数走势有非常好的正相关性,但近两年出现一些背离的情况。2023年,除了印度出口关税已经下调之外,其他导致非主流矿供应减量的因素依然存在,预计2023年我国印度矿进口量可能逐步回升到200万吨/月的水平,全年预计相比2022年回升800万—1000万吨,非主流矿整体进口量仍将减少1300万—1500万吨。国产矿方面,考虑到2022年有大量项目获批以及疫情和矿山事故影响的消退,预计2023年国内铁精粉会有600万—700万吨的增量。

综合以上分析,考虑到宏观政策重心转向稳增长,2023年钢材消费相比2022年略有增长,预计增幅在0.15%左右;供应方面,2023年国内钢铁行业产能、产量调节以及兼并重组的政策力度相比2022年均会有所加大,粗钢产量全年预计为10.13亿吨,相比2022年下降0.96%。从结构上看,电炉钢占比会有所提升。因此,2023年钢材价格下破前低的可能性不大,而上方空间取决于稳增长背景下钢材需求恢复程度。

从节奏上看,一季度市场焦点更多偏向需求的强预期,二季度存在需求不及预期风险,价格有深度回调可能,三季度之后随着稳增长政策逐步落地,联储政策也存在转向可能,钢材价格有望重新走强,全年看钢材价格走势可能呈N型。同时,鉴于钢材需求的边际好转,而铁矿石供应的增量主要在下半年释放,成本支撑的问题可能一直存在,预计2023年钢厂利润会继续在中低位运行,运行区间在-100—400元/吨之间。(来源:期货日报 作者:东海期货 刘慧峰)

网站地图